为什么先别对以太坊期货抱太大希望

币金融

十月初,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新主席希思•塔伯特(Heath Tarbert)宣布以太坊区块链代币ETH是一种商品。这一声明非常重要,尤其是来自于世界上最大的金融衍生品监管机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希思•塔伯特的态度很可能决定了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之后会给受监管的以太坊衍生品敞开大门。 

m37mVRY4clr1MYhxhBLEqOaNU7u4QF0lFhPpANWj.jpeg

用希思•塔伯特自己的话来说:

“我想你们很可能在未来六到十二个月内看到以太坊期货合约。” 

毫无疑问,这个消息让整个加密货币市场都激动不已,因为此举会进一步加强以太坊对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衍生品可以进行套期保值,也是投资组合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对多头头寸的坚定支持。不出意外的话,活跃的衍生品市场能够鼓励更多投资,继而有助于提振加密货币价格,鼓励更多投资。 

然而,这位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新任主席的想法也许过于简单了——是的,我们并不会很快在受监管的美国交易所里看到太多以太坊期货合约产品,因为市场首先要解决五大风险问题。

风险一:声誉风险

我们先不考虑市场需求不足这个问题,仅仅是声誉风险就足够以太坊期货担忧的了。

以太坊期货目前基本上只能在美国以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上看到,但相对现货市场而言,合约交易量并不算大。目前提供以太坊期货合约产品的三个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分别是BitMEX、火币和Deribit,但平均24小时交易量还不到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的10%,后者在现货市场的当量比率几乎可以达到25%。

Czj0R55ZoyHoai5um2AANzwn1uGBPcfd0g4UUFFG.png

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差异,可能是因为以太坊还相对比较年轻,相信随着以太坊网络越来越成熟,这种差距可能会逐渐缩小。或者说,比特币可能是机构投资者首选的加密资产,所以对主要市场来说,以太坊衍生品在盈利性发展方面可能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

但无论是哪种方式,需求都可以是灵活的,但成功推出以太坊衍生品所遇到的真正障碍,可能想象的要大得多。

风险二:潜在风险

上周,以太坊开发人员宣布了下一次系统升级的预定时间:12月4日,届时将会通过硬分叉来执行,而且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都需要更改——在旧版本上处理的区块无法在新版本发挥作用,因为这会给市场带来额外的风险因素。今年年初,以太坊因为“严重漏洞”导致升级被推迟了48小时,虽然当时这个漏洞被及时发现并修复了,但凡是总有“如果”,每个人也都需要关注。

对于以太坊衍生品观察者来说,更令人担忧的是即将出现的共识算法转型。以太坊区块链目前正在运行的是与比特币类似的工作量证明(PoW)共识算法,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致力于迁移到权益证明(PoS)系统上,新系统将以“权益”数量来决定你是否有权力验证交易并在区块链上添加新的区块。

这种转型,就像是给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更换发动机一样,无论你完成了多少测试,运行了多少并行系统,最后依然存在风险。

当然,你可以说发明以太坊衍生品正是为了降低风险,但对衍生品创造者来说,他们通常喜欢合理量化风险。这里必须要说明一点:尽管衍生品可以帮助投资者控制风险,但并不能消除风险,只不过是重新分配了风险。交易所的额外风险将需要得到补偿,而如此巨大的不确定性可能会让以太坊衍生品价格变得非常高。

不仅如此,当以太坊实施硬分叉部署权益证明算法的时候,总会有矿工没有迁移到新区块链上,当前基于工作量证明算法的以太坊网络可能也会继续存在,如果旧区块链依然有足够的参与者,甚至未来的发展变得更好,以太坊期货合约该追溯哪个代币呢?

风险三:存在风险

以太坊隐约可见的另一个风险是网络“倒带”风险。2016年,黑客攻击了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被窃取了大约6000万美元的资金,以太坊核心参与者们决定将区块链重设到黑客入侵前的状态,恢复被盗资金并在生态系统里执行分叉。

这是几年前发生的事情,当时以太坊还非常年轻,许多人认为如此大规模的黑客攻击将阻碍其发展前景——如果现在以太坊网络上也出现类似的状况,或许很少有人希望再执行类似的硬分叉了。可就在上周末,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推特上发起了一项民意调查,如下图所示:

sNOhdPdI0g9Xw7MjDHUokmm4EPbgOndD93ndpCsD.jpeg

值得庆幸的是,根据调研结果显示大多人选择了“永不回退”,这个结果基本上可以确保区块链的市场完整性和稳定性,但需要注意的是,选择“永不回退”的人数比例只有63%,这意味着有接近40%的人认为以太坊应该回退,这一比例数字其实并不低,至少提醒人们即便时至今日,以太坊区块链回退依然是有可能的。

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看来,以太坊可能是一种“商品”,但从传统角度来看,商品并不能改变其历史或特征。所以不妨让我们先来想一想:监管机构是否曾经批准过基于可延展资产的衍生品?人们又该如何去确保市场不会存在信息不对称且风险被合理计入等问题?

所以,这又带来了一个更加现实的风险,让我们往下看。

风险四:监管风险

以太坊拟议的共识算法变更可能导致产生一个更大调整:是随着切换到权益证明算法之后,ETH可能不再是一种商品,而变成了一种证券。在权益证明下,以太坊持有人可以“抵押”自己的代币,以影响交易验证和区块创建。作为回报,他们可以赚取收入。

事实上,这种转型与矿工在比特币等工作量证明区块链上获得奖励的方式并无不同,但在权益证明区块链上,区块奖励以年利息的形式分配给矿工,而不是随机分配,这会让人们在以太坊上的回报变得更规范、也更可预测。

如果是这样的话,会让以太坊变成证券而不是商品吗?也许吧。

那么以太坊期货到底算是什么?又会被谁来管辖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会拥有共同管辖权。此时,我们可能就要来分析一下这两个监管机构对加密资产的看法,这点尤为重要:

  • 首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长期以来一直倡导加密货币背后的创新,前主席克里斯•吉安卡洛(Chris Giancarlo)被区块链社区亲切地称为“加密老爸”,而新任主席最近的一系列表态也表明他对加密货币是比较友好的;
  • 其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直以市场不成熟为理由,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BTC ETF)的发行。如果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为比特币都“不成熟”,那么几乎可以断定,他们对以太坊的态度也是如此——不会批准任何受监管的以太坊衍生品。

风险五:投资风险

鉴于以太坊的发展阶段和前景、以及不太充分的市场需求,美国本土受监管的交易所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推出以太坊衍生品。不仅如此,在这个行业里仍然有许多问题需要得到解决,也已经给监管机构和基础设施提供商带来了更多的担忧。

现阶段,期货合约等衍生品并不会对以太坊区块链升级工作造成太大影响,但作为一种投资资产,在一系列不稳定因素下,以太坊可能无法被更广泛的机构投资者认可,导致大型投资者很少会单方面下注。

这些不利因素会给以太坊发展带来危害吗?不一定。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以太坊正在不断发展,而且最终极可能成为一个全新的“经济操作系统”。

虽然以太坊还没有真正成为一种投资资产,但需要说明的是,比特币也没有。也许未来有一天以太坊能够成为另类投资世界里的宠儿,不过它现在依然很年轻,也需要面临很多磨难,至少现在距离传统金融基础设施支持其进入主流仍尚需时日。

本文由来源 金色财经,由 Jay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金色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币金融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19
币金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