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不淘汰“虚拟货币挖矿” 挖矿或将合法化?

币金融

发展改革委修订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加密货币行业最需要关注的是,“虚拟货币挖矿”不再被列为淘汰产业,也即挖矿不再被视为严重浪费资源、必须淘汰的类别。

发改委文件中几个汉字的删除将一个行业从心惊胆颤中解救出来,未来如何还不确定,但当下足已。那么,发改委的文件条例做出何种修改,由此对整个挖矿行业产生何种影响?各界人士对行业未来发展的看法又如何呢?

RmKJ1UQEyxzHFKo16wIM1fLMuPUIpz5RSTgkh7As.png

官方文件删除“虚拟货币挖矿”

今日对挖矿行业有具大影响,可能是其发展过程中一大里程碑的文件就是《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此文件于2019年8月27日第2次委务会议审议通过,今日由中国政府网发布,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根据查证,在第一次征求意见稿中,在第三大类——淘汰类产业中的子分类“其他”项中包含: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这说明,“虚拟货币挖矿”处于国家明令淘汰或即将淘汰的产业行列。根据规定,淘汰类主要是不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严重浪费资源、污染环境,需要淘汰的落后工艺、技术、装备及产品。若该目录最终通过,在限定的时间内,比特币挖矿活动将彻底关闭。

但是今天,在正式发布的文件中,淘汰产业中没有了“虚拟货币挖矿”,处于淘汰产业的“虚拟货币挖矿”被删除。

一线矿场谈条例之修改

此政策从意见稿到正式公布,前后只变动了几个字,而对挖矿行业的影响却是深远的。一线的挖矿从业人员心里产生了剧大波动,币链云算负责人邓智向金色财经说明了文件出台前后地方政府政策的改变以及矿场采取的措施。

从挖矿从业者的角度来说,之前国家发出文件,声称将挖矿行业列为淘汰产业,文件的公布让大大小小的矿工心惊胆颤。我记得文章发出后不到两天,一个矿场所在地的县政府就发出文件,说要开始清查挖矿行业。

毕竟挖矿是一个灰色地带,再加上国家把它列为淘汰产业,对于未来的规划,未来的发展方向,会比较局限。所以当文件发出后,我们做了一些预案。如果政府要清查,对我们的损失非常大,因为我们的资产基本都在矿厂的建设、矿场的投入和机器的投入,我们得提前做一些准备。

对于新政策的出台,地方政府反应非常迅速,矿工如履薄冰,行业的政策稍有些风吹草动就需要立马想应对措施。而今天的文件与前几个月的文件截然不同,对于整个挖矿行业来说,邓智表示,未来国家可能还会有一系列动作,例如正规修边等。

将“虚拟货币挖矿”从淘汰产业删除,说明国家对挖矿行业态度的改变,而对整个行业具体有何影响,邓智说明了两点。

首先,这个文件对于挖矿行业的现在和未来都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对于挖矿,国家不再针对这种行为,不再认为它是一个淘汰产业,对其不再是抵触的情绪。国家后续可能会出台一些相关性政策,来管控挖矿行业,将其从灰色地带移出,进行监管、修边等,把它罗列为一个相对比较正规的产业,来促进发展。 

其次,结合近期国家以及习总书记对区块链的一些讲话、精神来看,我觉得国家的态度从之前的抵触转为现在的大力发展。对于区块链肯定是大力支持,但是对于挖矿行业可能会进行一些调控,或者是小范围性的调控。中国挖矿业位居全球前列,若国家将挖矿行业进行正规化处理,电费方面会为国家带来增收,从这方面来说对国家是一件好事。 

今日文件的出台是否意味着挖矿开始走向光明正大的正规化发展之路呢?对此我们犹未可知,但是对整个行业未来的发展,邓智说明了两个方向,一个是将挖矿行业正规化,为国家产生税收,且数额不小。另一个是将此行业依旧放置于灰色地带,虽然现在除了税收外,矿工的利润已经被压榨,但还是会有人冒着巨大的风险进入此行业。

未来,矿工将面临何种政策我们还未知晓,但当前,经过列为淘汰产业的暴风雨后,暂时有了片刻的宁静。

矿机厂商谈条例之修改

一纸文书的改变,整个挖矿行业从上游到下游都受到了波及,挖矿最核心的设备就是矿机,矿机制造商的命运可能也将改变。比特小鹿创始人兼CEO 卢海怡向金色财经表示,国家发改委对于国家产业政策态度的转变让每个“矿圈”从业者都始料未及,将“挖矿”从淘汰产业删除,对于“矿圈”来说,这个利好堪比10月25日国家区块链发展政策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推动。

对矿机制造商影响最大的就是矿机的销售,卢海怡从算力和币价的角度分析了发改委条例修改对矿机需求的影响,以及由此对矿机制造商产生的影响。

基本逻辑是比特币挖矿产出减半预期+国家挖矿行业政策态度转变+国家鼓励区块链产业发展→三重利好推动比特币等主流“矿币”币价稳中有升。

币价和算力的关系是币价影响算力,而不是算力影响币价,同理,矿机销量和算力大小是完全相关的。币价上升以及挖矿行业未来发展的利好政策会增加矿工、矿场主对更强算力矿机的需求,对于能耗比占优的矿机需求变大。

矿机制造商则为了满足相应需求,需要进一步扩大产能,矿机销量上也会进一步提升。在矿机制造方面矿机厂商未来主要会通过提高芯片性能,降低能耗比进一步提升产品竞争力,在各家企业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市场趋于饱和后,矿机的销量最终还是取决于谁家的能耗比、价格更低。

当此之时,矿机制造商应如何规划未来的发展呢?对此问题,卢海怡表示,矿机制造商短期以保证产能为主,满足供不应求的矿机市场需求;中期以提升矿机市场份额为主;长期来看,制造商则是提高芯片设计、研发和制造能力。

面对条例的修改,卢海怡并不是一味的倡导利好,他还以审慎的态度提出应注意的事项。他提示到,面对国家对于数字虚拟货币一向的强监管态度,未来可能还会有政策急转直下的可能。

在政府未出台明确的政策之前,还是要以冷静的态度去看待,在利好的热浪声中也不能失去自己的立场,而在矿圈看好的声潮中还有什么其他声音呢?

行业专家谈条例之修改

对于“虚拟货币挖矿”条目从淘汰产业中被删除,火币大学校长、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于佳宁强调不应对此进行过度解读,通过征求意见稿征集大家的信息,对地方政府及企业反馈的意见进行综合考量后将此条目删除,这是正常的政策调整。对于为何进行这项调整,于佳宁说明了自己的看法,主要有3点。

首先,挖矿产业是区块链行业中的枢纽产业,紧密连接上下游,上游是矿机制造商,而中国的矿机厂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现在,全世界都在从通用芯片转向专用芯片,随着5G、Web3.0、人工智能等的不断发展,专用芯片的研发能力也是未来整个国家技术工业的一个重要能力,国家对于矿机芯片的研发,毫无疑问应该是鼓励的。

其次,需要全面理解挖矿行为。矿场从本质来讲是专用的高性能计算中心,提供网络安全服务,构建基础设施,矿工的运转为区块链应用落地提供了重要的支撑和载体。

最后,虽然挖矿的用电体量大,但实际使用的都是过去可能浪费掉的风电等电能,挖矿行业加强了能源的利用效率。同时,矿场所在的区域为低电费区,大部分在落后地区,挖矿产业其实对当地的人才培养、产业转型等都有帮助。

虽然发改委将“虚拟货币挖矿”从淘汰产业中移除,但不能因此就说国家开放挖矿,也不能说国家对其完全否定,整个行业未来的监管将何去何从呢?于佳宁认为,首先,监管趋严,在国家重视挖矿行业发展的情况下,肯定会把其纳入监管中,而矿场作为数据中心,其运营行为要符合数据中心运营规范,这是必然的要求。其次,在整个区块链行业逐渐规范、逐渐法制化的过程中,挖矿行业的纳税、反洗钱等问题会慢慢得到解决。

当下,在对挖矿行业的各种声潮中保有自己的判断力,密切关注政策法规,提前布局,可能是最好的做法。而未来政策会走向何方,唯有时间能给答案。

本文由来源 金色财经,由 Jay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金色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币金融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2
币金融

发表评论